印光大師圓寂十周年紀念回憶錄

印光大師圓寂十周年紀念回憶錄

區區學佛因緣,自幼受家庭熏習,但以種種關係,其間若斷若續,一直到三十歲以後,才可說是有信仰。此是沾了蘇州宏化社的光;因以前所讀之經無非是金剛、楞嚴、法華、圓覺之類。其實是囫圇吞棗,望文解義。後來見到宏化社流通之淨宗冊子,初還嫌其太淺。至讀了兩本以後,始覺以前學佛簡直是閉著眼亂碰壁。從此發生了皈依印光之心,以無門徑,不敢冒昧,又遲了數年,到了某縣去辦救濟事務,遇見一位當地人,腕上套著一串念珠。談話之間曉得他是印老之皈依弟子。遂向他說明素願,蒙他慨然應允寫信介紹皈依。不到一星期,印老回了親筆開示,賜給法名。區區喜出望外,將開示供在佛前,叩首一百次,表示敬誠。老人賜給之開示,其中大要:「學佛之人,必須敦倫盡分;閑邪存誠,諸惡莫作,眾善奉行,自行化他,同修淨業。念佛之法,宜執持名號,口念清楚,耳聽清楚,久久自得一心,不必兼修觀想。因倘不明教相,境細心粗,反而生弊。」對於持齋戒殺,更是諄諄告誡。後又討了一張相片,與開示裝了一個鏡框,供在佛前。又過了二三年,好容易挪了幾天工夫,跑到蘇州報國寺參謁他老人家。是時老人正在閉關,先由德森大師將關門輕輕敲了兩聲,啟關後說明來意,導區區前去叩謁。見關門之間,探出半身,導師金容,安重如山,卻是春風藹藹。此時區區心靈即同見了彌陀一樣。急急磕了三個頭,老人命坐,咳嗽了兩聲,遂不問自說,將區區昔年來往請教之函件,一字一板講了大半天,卻使區區吃驚不小。他老人家弟子不下十萬,區區個人之事,何能記得如此清楚。本來見面時打算有許多話要問,到了此時,簡直一句話也說不出來。壁上掛鐘已到十二點了,德森大師來招午餐。老人謂德師曰:飯後教德明(區區法名)再來。退出以後,德師曰:老人今日特別歡喜,汝飯後再去聽訓,要細心聽。常聽人說,他老人家與人談話不過一二十分鐘就閉關門,今日真是寵從天降,那裏還有心吃飯,胡亂敷衍了一碗飯就要去。德師曰:不要這樣慌張,先到我房裏去吃杯茶 。忽想起真是失禮,連說是,要去又在德師房裏談了約二十分鐘。仍是德師領導區區再到關門前叩謁。老人問:現在人不念孔子書了,你們山東人對於孔子學還尊敬否?聽說有編劇毀謗孔聖,真有此事嗎?區區不敢隱瞞,只得將魯人某校長,編了「子見南子」新劇,內容對聖人種種侮辱,說箇大概。老人沉著臉半晌,微微歎一口氣,曰人心如此,天下大亂,恐不久矣。老人又將宋儒闢佛發生之弊端,說了一大段。繼說讀書之人,必須德學並進,若是無德,不如無學。因他有了學問作壞事自比普通人大的多,現在越是讀書人,越不如鄉村人可靠了。當時是舊曆十一月,天氣正寒。有蘇州城裏一位大紳,帶著工匠去到關房裏裝置洋火爐。老人堅決不受,遂對著區區說:人生不可享受過分,要是自己無德空去享用,那便是折福。這位大紳卻十分誠懇,再三請求,必須供養。德森師也從旁勸請,老人說安在外間客聽裏吧!那裏時常來人,讓大家一齊暖和。外間的空氣暖,這間裏的空氣也會變暖的。他們忙了半點鐘,將火熊熊升起,老人只是微笑搖首。區區恐時間久了,老人疲乏。忙起身請出,老人將手搖著說,沒要緊,可再談一會,又問區區每日功課多少?境界如何?是否吃長素?這卻教區區出了一身汗,因著雖然吃長素,功課作的實在不好。只得如實稟陳,老人又訓誨了一番。德森師又派人來招吃晚粥,這才退了出來。諺云:上有天堂,下有蘇杭。既來到這有名之地,自然要去遊覽遊覽,飯後乘著月色,看了看楓橋,看一看報恩寺之塔,一時詩興大作,還謅了兩首七絕。記得楓橋是:「山鐘初動近中宵,斜捲江帆欲落潮,千里故人城畔月,霜天送客上楓橋。」報恩寺瞻塔是:「寶幢湧出梵王宮,檐拂飛雲角挂風,無數寒鴉才入定,半天鈴語月明中。」區區那時還是公務員,因著假期關係,不得不急急北返。回寺後求德森師領去辭行。拿出兩分供養,一分供師,一分供廟。老人向德森說:他出門能帶多少錢,不必這樣客套。老人同德師都這樣分付,不敢勉強多讓,只得收回。向二位老人頂禮告辭。臨轉身時,他老人家又說了一句:「回去好好念佛!」不意趕到車站,竟然誤了鐘點。問知須明早五時方能有車,不好再回去,遂投了一家旅館,這卻來了魔事。茶房同著花枝招展的兩個女子,進來教我留一個度夜。這好像阿難尊者遇了摩登伽女。費盡了唇舌,他們只是不出去,區區只得從懷中取出念佛珠來,在床上結趺瞑目念佛。眾生皆有佛性,他們卻好見此光景,連說阿彌陀佛!罪過罪過!一哄而散。這或者冥冥中有指使者,看區區道心若何,也未可知。民國二十四年,介紹皈依弟子,接老人的回示,諄囑加工念佛。說人心太壞,是大亂之兆,好人壞人,是要統統遭劫。不過好人去處不同。當時並未措意。有位友人莊太史,他是習禪的,見了此信說不得了,這些大師說話,都有含蓄,時局恐怕有變化!迨二十六年蘆溝橋之禍,就發生了,區區避亂入蜀,這才信莊太史有先見之明。二十九年秋又為介紹皈依弟子,老人的回示說:你們好好念佛,將來世界,要造成人間地獄,以後再不可介紹皈依,有發心念佛者,即皈依當地僧,時間往返恐來不及。區區這次卻小有聰明,就疑惑他老人家恐怕不多住世了。果然到了舊曆十一月初四日,就圓寂生西。而將來造成人間地獄之語,誰知應到今日。行荼毗禮時,因著戰禍未靖,區區未得參加。甚為痛心!在重慶長安寺由太虛大師發起一個追悼會,一般同學,恭往頂禮念佛,只有相嚮而哭罷了。轉眼不覺已是十年,回憶前塵,歷歷在目,現在大亂正殷,人不悔禍,惟有少數熱心者弘揚佛法,終覺力量太微。老人在日,度人多在身教,是以讀文鈔,或見其一面,莫不傾心佩服!幾至遠近聞風而化,不獨出世法拔人苦海,其淑世牖民之功,亦非淺鮮!今日紀念老人,區區以為不在香花誄辭典型,尚在希望吾等同學,要接受老人之遺教。以身作則,將淨土法門努力弘揚。使無邊大地,每一個角落裏,都有彌陀的氣味。把娑婆轉成極樂,眾生盡成佛陀,想老人在常寂光中,定然歡喜無量!